脑洞大到停不下来的人

【尤芙】trick or treat

被否决了的废稿,当做前置剧情。










  “所以你想要我做什么?”



  尤里叹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腕看着立在门口的少女,“帮你化妆?”



  “既然尤里你都看出来了,我这就不废话了。”



  爱芙笑着跑到椅子前坐好,尤里对着她指了指早就挂在门上却被她撞得摇摇欲坠的牌子,上面写着“明日再来”四个大字。



  “男人婆你没看见吗?我已经结束工作了!”



  “可我以前关门做家具的时候你还不是也老闯进来打扰我。”少女瞪着他,随后就意识到自己是有求于人的,才低下头去小声嘀咕,“还有别叫我男人婆!娘娘腔!”



  “我那是怕你脏死在房间里都没人发现才会去的,不然你以为谁想飞那么远啊。”



  尤里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着,却还是将收起来的工具又拿了出来,挑好粉底颜色后才仔细地把少女从头到脚地看了一遍。简简单单的黑色长袍被一条细绳勒出了腰身,手里还拿着一个同色的魔法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的魔法师的装束——除去头上的那个猫耳。



  青年皱了皱眉,“你这是打扮成……猫女还是魔法师?”



  “嗯?啊,这个吗?”爱芙像才想起这件事一样,摸了摸自己头上的这个猫耳发箍,“我本来就打算扮成魔法师的,后来碰上黛薇薇她给了我这个,感觉挺有趣的就戴上了。”



  “是吗?”



  尤里不再出声,他开始熟练地用手中的粉饼为少女上妆,过程中爱芙也十分配合,大概是中秋剧时已经习惯了吧。在眼影中选出合适的颜色涂在少女的眼尾,尤里一边仔细描绘着,一边还是忍不住说:“你变了很多呢……”



  “嗯?”



  “以前你都不会参加这种变装活动的,更不用说戴猫耳,还跑来找我帮你化妆。”



  在眼睛上游走的笔刷停了下来,爱芙没有因为他的停顿睁开眼睛,而是笑了笑,“不是中秋话剧时,黛薇薇他们劝我要去尝试着做做看吗?”



  “后来我也想了很久,确实有很多事我因为觉得自己不行做不到而放弃了,但现在我觉得我可以去尝试一下,说不定结果也没有我想的那么糟呢?”



  微凉的感觉贴上了嘴唇,爱芙以为是口红却不料被塞进了嘴里,丝丝甜味在口中绽放开来的同时她也睁开了眼睛。



  只见尤里手中还拿着打开的糖纸,笑着对她说:“先给你糖果,免得你待会对我恶作剧。”



  “谁回兑你恶过剧啊!”



  爱芙一边含着糖一边转头看向了镜子,差点把糖都给吓得从嘴里掉出来了。这和以前的她差得……有点大?少女手足无措地眨了眨眼,实在不敢相信镜子里的那个人是自己。跟中秋剧时的中性风不同,这次是有些俏皮又带点妩媚的风格,像只仍带着野性的家猫。



  只是个妆容对人的影响也有这么大吗?



  爱芙悄悄地偏了偏头,只在眼角瞄到了对方正在整理抽屉的背影,舔了舔嘴唇,嗯,沾到糖的地方是甜的。



  “爱芙。”



  “嗯……嗯?!”被突然喊到名字的爱芙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其实尤里早就把化妆工具都收好了,但他仍然装作在整理的样子,捏着一个粉刷在手里转一会儿又抖两下。如果没有窗外的夕阳,爱芙就能看见他那早被烧得红透的双耳。



  “那你要不要试试和我交往?”



  “……哈?!你脑袋坏掉了吗?!”



  爱芙腾地站了起来,连椅子倒在地上都没管,刚踏出一步她就又猛地转过身去和尤里背对着。刚才下意识地差点就要当成对方是在耍自己打上去了!爱芙大吸一口气,可惜乱成一片的脑子还是没有冷静下来。



  “我是认真的!”



  手臂被抓住,无法反抗的力道让爱芙转了过去,这时她才切实地感受到了尤里身为男性与自己之间的差距,这令她脸上的热度又升高了许多。唯一能让她感到不那么难为情的就是与她面对面的那个人也一样脸颊通红,两个人对视了一下后又同时别开了视线。



  “可、但是,我……”她之前确实尝试做了很多从未做过的事,但要她和尤里交往……爱芙闭上了眼睛,“我要考虑一下!”



  “不行。”



  “尤里你是不是要找打!”



  在红着脸的状态下少女的瞪视实在不具有威胁力,反正都已经说出来了,尤里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你今晚就得给我答复。”



  “?!”



  “你不是说要尝试新的事物吗?那和我交往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



  女巫终于忍不下去了,给尤里施下了物理制裁——狠狠地揍了他一拳,在腹部。



  趁着他弯腰松手的时候,爱芙一个冲刺跑到门口,在关上门之前回过头对他大吼:“去死吧!娘娘腔!”



  碰的一声,饱受摧残的门就再次被关上了。



  尤里苦笑着揉了揉肚子,一抬头刚好看见不远处地上掉的那个猫耳,便走过去捡了起来,叹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不该把她化得那么漂亮……”



  自从爱芙出演了中秋话剧后,好长一段时间来这里的花仙们都讨论的是她。不管是因为剧中的演出还是排演时的表现,越来越多的花仙都说喜欢上了这个认真又可爱的女孩,也让他有了些危机感。原本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的宝藏现在被所有人都知道了,而这个宝藏还不属于他,醋瓶子一被打翻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结果还是太急躁了。



  想起今晚自己说的那些话,尤里在屋里转了几圈后还是拿起外套出了门,决定去找爱芙解释。



  临近冬日的夜晚总是早早来到,微凉的风将脸上的热度带下去了几分,却抵不掉胸口因为心跳而产生的炙热。发现猫耳不见而四处寻找的少女的身影就在不远处,踏着薄薄的月光,尤里在小孩子们的笑闹声中加快了步伐。








里拉贝尔:



▲400粉点文

▲有私设与ooc











  “这位女巫小姐,可以打搅你一下吗?”



  被富有磁性的声音给叫住,爱芙转过头去,看见一个面色苍白双眼猩红的男性正对她微笑。



  简直就像从小说里走出来的吸血鬼一样,这个人打扮得也太逼真了吧。她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点头示意,“说吧,什么事?”



  “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和你差不多高的魔女呢?”青年眯起他那双眼睛,从张合的双唇之间可以看见明显的尖牙,“是一个带着一只猫头鹰,有些话唠的红发女孩。”



  “抱歉,我没有看见。”



  爱芙摇了摇头,她冲出来时根本就没注意到周围的情况,不然也不至于会把黛薇薇送给她的头饰给弄掉了……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当时的感受又再次浮现上来让她皱紧了眉头。



  “虽然有些失礼,但我能问一下你为什么会难过吗?”



  “啊?”



  吸血鬼极具绅士风度地对她笑了笑,“我可不是看着女士流泪难过还无动于衷的人,尽管是初次见面,但你能和我分享你的烦恼吗?说不定我能帮上你的忙。”



  爱芙愣了一下,接着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搓起了自己的手臂,“你怎么说话和……我一个熟人一样,听得我别扭死了。而且在那之前你不该先自我介绍一下吗?”





  青年也没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不过脸上的表情也只是僵住了一秒就恢复了原样,“是我疏忽了,我叫修。”



  “我叫爱芙,是家具店的老板。”爱芙伸出手过去,握住了那只纤细苍白的手,才发现对方的体温低得惊人,“怎么这么冷?”



  修抽回了手,笑着回答了她,“天生就是这样。”还从胸前的口袋里抽出手帕仔细擦拭那只被握过的手。



  这种洁癖龟毛的地方也真是……察觉到自己又在想那个人,爱芙不禁摇了摇头,开口试图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却不料在她出声前就被对方先一步打断了。



  “是和那位熟人有关吗?”



  “诶?嗯……是这样没错,可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并不重要,还是请你说出你的烦恼吧?”



  在月圆之夜的背景下,逆着光的吸血鬼微微勾起唇角看着她,爱芙就像喝下了一杯酸涩的葡萄酒般,脑袋里的思绪全部短路,不由自主地说出了那些她原本并不想说出来的话。



  “都是尤里那家伙!什么叫‘试试的话和我交往也行吧?’啊?!那种说法不是故意惹我生气吗?……所以我就揍了他一拳跑了。”



  气冲冲地说到最后,爱芙的声音却渐渐小了下去,低头看着地面的她没有发现,对面吸血鬼那仿佛看着跳进陷阱中的猎物般的眼神。



  “是在为了男性而烦恼呢。”



  冰冷的手指抚上脸颊,令她抬起头来,那股带着铁锈味的红酒气息仍未散去,反而变本加厉地紧紧缠绕着她。



  “就让我来让你忘记这——”



  修的话还没说完,爱芙就感到手腕被谁从后面抓住了,接着她就撞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



  并不宽厚还带着淡淡的脂粉味道,却让她无比安心。



  “请问您找她有什么事吗?”一路跑过来的尤里喘着气,想起刚才看见的场景他就不禁皱起了眉。



  修双手半举着,一副我什么都没干的模样,“只是问个路而已。”



  “爱芙小姐,你对男性更警惕一些比较好哦。”



  微笑着说完,他向两人摘帽行礼后就化为蝙蝠消失了。



  “诶?变成蝙蝠了?!”



  爱芙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消失在夜空里,许久才想起要从尤里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却不料她一动对方就抱得更紧了。



  “你放开我!”



  “爱芙,你先就这样听我说。”



  “我不听!”



  但不管爱芙怎样挣扎,环抱着她的双手仍纹丝不动,突然意识到对方也是一个成年男性时爱芙不禁涨红了脸,不知道是用力憋出来的还是其它原因。



  “之前的事我跟你道歉,是我不对,不该那样跟你开玩笑。”



  “开玩笑?”



  “嗯,对不起。”尤里在心中叹了口气,这是他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所以你就当我在胡说八道吧。”



  “!尤里你——!”



  爱芙说不出自己现在心里是怎样的感受,她闭上双眼,不想让那些软弱的泪水流出来。



  “但交往是认真的。”



  到刚才为止都紧紧抱着她的手松开了,爱芙看着尤里走到她的面前,淡淡的月色让那羞涩的绯红也染上了少女的脸颊。



  “虽然不想认同刚才那家伙的话,但爱芙你确实该对自己的魅力更有自觉一点……我不想你被其他人抢走。”



  “所以,请和我交往吧。”















【End】





评论(1)
热度(17)
  1. RUIN里拉贝尔 转载了此文字
    被否决了的废稿,当做前置剧情。 “所以你想要我做什么?” 尤里叹了一口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腕看着立...

© RUIN | Powered by LOFTER